24 二月

他们为人间托起明天的太阳,却永远留在了昨天的夕阳

2月23日,29岁的武汉女医生夏思思,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 

 

她们全家都是医护人员,因为总是在一线,全家去年才有一次共同旅行的机会,没想到,竟然是最后一次。

 

 

丈夫哽咽地发了朋友圈:不知道怎么跟2岁的孩子交代,会留在武汉,给岳父母养老。

 

她是这次新冠抗击战里,因感染新冠病毒,第10位殉职的医护人员。

 

就在众人哽咽之时,昨天晚上10点,湖北孝感抗击肺炎一线再传噩耗:黄文军医生不幸感染,抢救无效,23日殉职。

 

 

他的请愿书被曝光,是带着赴国难的心情去的。

 

 

昨天他带着呼吸机给妻子打的最后一个电话,是恐惧,是不舍,是哀伤:你什么时候接我回家……

 

他的妻子也是医护人员,也在抗击新冠一线。他们还有一个11岁的儿子,作为密切接触者,独自在家隔离。一个家庭,就这样破碎了。

 

2月18日,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新冠肺炎感染去世了,年仅51岁。 

 

刘智明在病床上。图源:武汉市第三医院官微

 

被确诊感染新冠后,他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我不能倒下,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。”

 

刘智明的妻子蔡利萍,是另一家医院ICU的护士。在他俩的对话中,能感受到,他经历了许多痛苦。

 

 

一位名叫sherry君君的医护人员在微博上写道:

 

只有我们医护人员才知道为什么刘院长不愿意插管,一个是病危情况下,插管抢救成功率低,一个是插管的操作会极大地增加感染其他医护人员的可能性。

 

“万一别人被感染上,我会觉得很愧疚。”

 

刘智明在宣传栏的照片,来源:长江日报

 

2月18日上午10点54分,刘智明经抢救无效去世。

 

他是第一位因新冠肺炎死亡的在职医院院长。

 

身穿防护服的妻子蔡利萍,追在他殡仪车后撕心裂肺哭喊的视频,我没有勇气去看第二遍。

 

她肯定不需要一个英雄,不需要万人悼念和声援,她只需要一个普通的丈夫。这个家,往下的日子好难啊。

 

 

2月20日,武汉江夏第一人民医院的彭银华医生去世,年仅29岁。

 

他的微信头像,是一张结婚照。

 

 

虽然妻子的脸打了马赛克,但我们还是看得出,他的新娘很漂亮。

 

本想正月初八办婚礼,抽屉里还有请柬,没来得及发给同事们。

 

 

承诺疫情结束要娶进门的媳妇和她腹中6个月大的胎儿,是他最大的遗憾。

 

大年三十,妻子去给他送日用品,彭银华戴着口罩、头套,远远地看了一眼妻子。

 

两天两夜没合眼,接诊300位门诊病人后,彭银华被感染了。

 

一张照片中,他微笑着摆出胜利的V字手势。

 

 

“这位医生患者战胜病魔胜券在握了”,彭银华的主治医师曾经这样说。

 

(妻子曾一直发微信为他鼓劲,知道他没力气,说不用回)

 

但几天后,他忽然病情恶化,去世了。

 

在这次战役中牺牲的医护人员还有——

 

江苏省泰州市人民医院感染科医生姜继军、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梁武东、福建南平浦城县仙阳镇中心卫生院副院长毛祥洪、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普外科医生肖俊……

 

2020年的春天,他们永远离开了。

 

 

那些正在奋战的医生呢?他们怎么样了?

 

01

 

凌晨1点52分,有人在朋友圈里写道:“5点半到凌晨1点半,连续8个小时,一个人一支笔,看了91个号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。”

 

02
凌晨3点,武汉下着冷雨,丈夫开车护送妻子汪晓婷上夜班。妻子是武昌医院的主治医生,为减少传染率,她选择不坐家里的车,但丈夫不愿妻子孤独上战场,用车灯为她护航,让人心酸又感动。
03

 

下了夜班的医生,三个人手牵着手,为什么?

 

因为长时间佩戴护目镜,六只眼睛,只剩下一只能看见。

 

 

04

 

雷神山医院在建时,工人们都忙着基础建设,瘦弱的女护士,就独自扛起了比自己还要高大的铁皮柜。

 

事后,两个男同事一起抬起这个箱子,说足足有四五十斤啊。

 

 

05

 

火神山医院护士吴亚玲的母亲,在老家昆明过世。

 

吴亚玲得知这个消息后,泪如雨下,她冲着家的方向鞠了三个躬。

 

 

又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 

 

06

 

金银潭医院内,涂盛锦和曹珊夫妻俩在车上睡下。拍这张照片时,是他们将要在车里度过第29个晚上了,因为“这样可以随叫随到”。

 

 

07
 

一名医护人员一边打电话一边咆哮大哭的视频曾经刷遍微博:

 

我们还不是想回家,我们不想回家过年?你们过来把躺着的弄走,我们不想活? 

 

他叫郑先念,44岁,是武汉市第五医院急诊科主任。

 

 

此时的急诊科大厅,拥挤得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,而郑先念已经五天五夜没合眼,眼里全是血丝。

 

他和他的同事,穿着厚重的防护服从早上8点坐到晚上8点,不吃不喝,不上厕所……

 

更让人崩溃的是,医疗资源紧张的那个阶段,几个病人必须轮流用一个呼吸机。

 

谁也不能保证那个被撤下呼吸机的人,会不会随时死去。

 

看到病人在眼前,却不能救治,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候。

 

08

 

一位脑出血患者,在送到医院时隐瞒了自己的武汉接触史,隐瞒了发热情况。

 

在手术过程中,医生才被告知这名患者的肺部已经严重感染。

 

6位医护人员,全都沉默了,谁也没有做专业的防护,而他们正在进行的是极易暴露的感染源开颅手术,但手术没办法停下来。

 

下了手术台,大家都哭了。

 

09

 

两岁不到的孩子,隔着电视屏幕,也能认出戴着口罩的妈妈,扑到电视前面,对着屏幕一声又一声“妈妈”,让人心碎。

 

(视频来源:抖音)

 

10

 

江世娥是湖北十堰郧西县店子镇卫生院的护士,从大年初二到现在,一直都在单位,没有回过家。

 

2月19日,她随救护车出去,路过家门口,丈夫抱着9个月大的孩子送来饺子。

 

 

她不敢抱一下孩子,躲在一米外的地方背着身子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

一位护士上前线的时候,她说妈妈淋着大雨,跟在车子后狂奔……

 

 

 

 

我们中国的医生真的太累了、太苦了,太难了,即便没有这次疫情,仅仅是他们的日常工作,也付出了太多。

 

(在食堂里,医生压了一张纸条,“勿动!插管去了”,一顿那么朴素的食堂饭都吃不安宁是常态)

 

一位在手术台上战斗了9个小时的医生,脖子疼得坚持不住了,果断要求“打一针封闭”。

 

 

一位医生完成了18台手术后,直接倒地睡着,他本身是一名胃癌患者,但从没有因为生病推过一台手术。

 

 

《丁香园》的一组对比数据显示:

 

中国医生每周需要接待155个患者,工作时长54小时,而美国医生每周只需接待46个患者,工作时长39小时。

 

 

 

英国权威杂志《柳叶刀》甚至做过一个专题,就叫做——《救救中国医生》。

 

 

有时候我在想,大家都是个体,都是年轻人,没有欲望吗,没有抱怨吗,没有后悔吗?

 

李文亮,他也追剧,也是吃货,也喜欢玩微博抽奖,也追《庆余年》啊,也抱怨自己穷,也觉得对不起家人啊。

 

 

然而,当他身患新冠接受采访,问他如果好了,第一件事想做什么?

 

他说,想回到前线吧,赶紧帮忙。

 

 

最近天气热了,新增在下降,疫情战役到了关键时刻。大家却开始放松,觉得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

 

在四川广元市,市民扎堆喝茶,有人拍下了一段视频,称“人山人海,全是脑壳”,在视频中可以看到,人群中有不少人摘了口罩

 

 

2月22日早上,郑州顺河路方中山胡辣汤总店恢复营业,只外卖不堂食,即便如此,店门前依旧排起了长队,甚至排到了马路中间……

 

内蒙呼市哈拉沁公园,车流成海,大家迫不及待与春天拥抱。

 

 

重庆,万州友豪万商城项目现场就涌入了大量的人群。

 

 

江西瑞金市武阳圩镇,有网友记录市民赶集场景,集市上人山人海,大部分人未戴口罩。

 

 

在上海的一家COSTA,大家发现很多不戴口罩的人。

 

 

“不戴口罩不得进入(店内)这个他们是做到了,只是有些顾客进了店后,就把口罩拿掉了,店方也没有专门的人员去管理这一块。”

 

 

这不仅是无视疫情风险,更是对战“疫”一线医务工作者的极大不尊重。

 

  • 殉职的医护人员,他们有的孩子才2岁,有的还没来得及结婚,有的婚礼请帖躺在抽屉。他们永远缺席了人生里余下的所有美好,定格在2020.

 

  • 那些还在努力的医护人员,前仆后继,在武汉的金银潭等重点医院,在即将建立好的十几个方舱医院,在全国各地的新冠ICU病房,用命跟死神过手。

 

我们都在家闷了一个月,不差这会了,不要前功尽弃,大家都在家,一旦新增应收尽收,基本就看到曙光了。

 

别让他们仅仅成为数字,别让他们的付出毫无意义。

 

一旦疫情进入胶着状态,甚至死灰复燃,这样禁足的日子,才遥遥无期。

 

我们再忍耐一下,春天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,一起静待花开,好吗?

 

记住,疫情还没有结束啊,还没有结束!

疫情依然严峻,别松懈

 

转自网络文章